全本书屋> 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爽文小说 > 刺杀太子殿下 > 第六章 那年青梅

刺杀太子殿下:第六章 那年青梅

小说:刺杀太子殿下作者:月落苍梧

    苏蔷在心内微微叹气,小手在阔袖内握了握。

    每次她想要杀人的时候,手都觉得痒痒的。

    王爷怎么了?摄政王府内,一身青衣、相貌端庄的年轻男子迎上摄政王,看到他的脸色,试探着问道:可是宫里有什么事?

    李璋这才意识到自己没有掩盖情绪,摇了摇头道:没什么。

    这些年来,他从一个庶生未进爵的皇子,走到摄政这一步,眼前的男子出了五分力。所以在他面前,自己也没有必要掩饰情绪。

    青衣男子已经不再问,只是静静立在一旁。

    过了一会儿,李璋端起桌案上的粗瓷茶盏润了润口,忽的又转过身来,问道:章朔,你说,太子会不会诞下子嗣?

    被唤做章朔的青衣男子闻言微微一惊,思虑片刻道:太子得了那样的病,几乎与废人无异,该不能

    李璋挥手打断了他:你该听到昨晚的事了。

    昨晚太子未行吉礼便迫不及待入了洞房,这件事摄政王府没有刻意帮忙掩盖,故而今日已经传遍了宫墙内外。

    章朔点头道:臣未亲眼所见,想必是太子做给人看的吧。

    这回答显然在李璋心中已经设想过多次。闻言他点了点头,脸上露出放松的神情来。

    王爷,章朔看李璋心情好了些,又道:臣今日打探清楚,苏亦铭昨夜行为奇怪,似是有事瞒着我们。

    苏府的探子说,前些日子苏小姐自缢后醒转,言语颇有些癫狂。后来苏亦铭跟小姐谈了很久,才让苏小姐同意了这门亲事。原本这事也没什么,不过成婚前夜,苏亦铭交给了小姐一样东西。

    李璋目光沉沉,盯着章朔的脸道:什么?

    毒药。他想让苏小姐刺杀太子,好辅佐王爷继位。

    李璋手里的茶盏被狠狠摔在地上,溅起的茶叶和汁水染黑了他的衣袍。

    拿棉被裹了你,送去摄政王府。

    这话尖酸刻薄,没有半点尊重在意。就算是红楼姑娘,恐怕也受不住这样的奚落。

    李琮说完这句,眉眼上挑,就等着苏蔷面色通红甚至气恼落泪。

    士族官宦家的小姐,六岁读书识字,学的第一篇,便是《女诫》中的《夫妇》。对丈夫敬顺,对舅姑曲从。虽然她有胆子在新婚之夜毒杀自己,但是骨子里学的这些,总不至于忘记。

    所以李琮停下来抬眼看苏蔷被貂毛大氅围裹住的小脸,等着看她的神情。

    出乎意料地,那张脸却并未通红或者煞白。苏蔷只是抬起手,漫不经心地把浓密的貂毛往四周拨拉开些,嘴角微弯道:今日冷了些,太子殿下如果要裹,一定要给臣妾裹厚些。

    那透彻的眸子上挂了些水雾的睫毛一闪一闪,似在玩笑,又似无比恭顺。李琮等着看笑话的脸蓦地白了,他站在原地,气急之下竟不知道该如何还嘴。

    这还是一颦一笑羞涩内敛的名门闺秀吗?

    这是脸皮比城门还厚的街头无赖吧!

    苏蔷说完这句话,仍然抬头看着李琮。眼中三分真诚七分顺从,似等着李琮下一句吩咐。

    那眼神中,还隐隐有些清亮的无辜。

    李琮平日里说话凉薄,此时竟然不知该如何接腔。正要想着干脆就说回去就把她送去,看她会不会害怕,后面的内侍和宫婢却误会他们停下来是等肩辇,迅速靠近之下,他再说那些话却不合适了。

    气恼间他只好咳嗽几声,引得内侍忙把肩辇放下,伺候他坐上去。

    他爬上肩辇的时候,苏蔷甚至还伸手帮了他一把以示体贴。

    李琮用几声剧烈的咳嗽掩饰内心泛起的波澜。

    这种让他说不出话反驳的场合,只出现过一次。那一次也是在宫中,虽然不是苏蔷,可那女孩子也是伶牙俐齿激得贵为太子的他恼羞成怒。

    太子有什么了不起?不过是陛下的嫡长子罢了!既然你只是好运,便该珍惜自己的好运。这么哭哭啼啼又发神经,像什么国之储君?

    一身红衣的女孩子不过十一二岁,从跪了一地的内侍宫婢身旁走过,把年仅九岁的他从地上拎起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