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下载看书免费软件 > 霸权小说 > 魔女的品格 > 第二十章 魔女也会喝多的

魔女的品格:第二十章 魔女也会喝多的

小说:魔女的品格作者:哥舒清

    汽水呢?高雨瞳指着冰箱上面冷藏的部分,手指在某个位置虚虚地花了个圆,我的汽水呢?温应伦反应了一下,才知道她说的是她之前买来放在那里的碳酸饮料,因为是一个新的牌子,她说买来尝一下,可是这个汽水昨天就被她喝完了。

    温应伦如实告诉她了这件事,没想到高雨瞳瘪了瘪嘴,直接哭了出来:说!是不是你偷喝了!?对于这种无理的控诉温应伦实在有点儿哭笑不得,他拉着高雨瞳的手让她向后靠,自己的手臂饶过她关了冰箱门:我没有喝,你昨天自己喝完了,你忘记了吗?

    很显然,温应伦低估了高雨瞳醉酒后胡搅蛮缠的能力:我没有!就是你喝了!说!高雨瞳转过身子面对温应伦,双手扯着他t恤的领口,假装凶狠的模样,说!是不是你喝的!

    温应伦突然发现自己高了,甚至已经比高雨瞳高过小半头的样子。往常两个人是不会离得这么近的,高雨瞳又总是穿着高跟鞋,所以温应伦一直觉得她比自己高一点点,但现在才发现,光脚站在地上的高雨瞳,只到自己眉毛的位置。

    他的心先是被小猫的爪子轻轻挠了几下似的,柔软地不可思议。温应伦伸手环住了高雨瞳的肩膀,一边把她向厨房外面带,一边哄骗道:是,我喝了,我错了好不好,明天给你买新的,好不好?

    得到了想要的答案,高雨瞳哼了一声,算是答应了,刚刚假装要哭的表情也收了起来,又变成了醉酒后的傻笑。

    手机在书包里震动了好几遍,在厨房给自己煮面条的温应伦都没有注意到,大概是抽油烟机的声音太大,导致他错过了那两通电话。

    郑怡君看着那个没有接通的电话,也有点儿不知所措,今天大家都喝了酒,她的脑子也有点儿反应迟钝。高雨瞳这会儿已经缩在沙发的一角,醉得不省人事,大概是真的累了,再加上几种酒混在一起喝,导致平时在酒桌上大杀四方的她,也直接被撂倒了。

    怎么回事儿?吴姐手里端着一杯果汁走了过来,放到了桌上,探头去看郑怡君手里的手机,不接电话?高雨瞳的手机密码郑怡君是知道的,甚至还知道她的支付密码,两个人在办公室手机都是乱拿的,吴姐看着她一脸茫然,就知道大概是怎么回事儿了。

    除了工作关系,这个阿伦的电话出现的频率最多,虽然郑怡君也没摸清楚这个人到底和高雨瞳什么关系,但总得来说,把醉酒的高雨瞳托付给他,应该是没问题的,可是人家现在偏偏不接电话。郑怡君冲吴姐笑了笑,把手机放到了一边儿,重新加入了同事们的战局。

    温应伦吃了一口面,感觉到手边空空如也,这才想起来从回到家,他的手机就一直没有拿出来。高雨瞳去和同事聚会,他是知道的,因为先前高雨瞳给他发过微信,所以在看到手机上的三个未接来电的时候,温应伦有一瞬间的紧张,总觉得是高雨瞳出了什么事儿。

    ktv里吵闹的声音,盖住了手机本就不大的铃声,回拨过去没有人接,温应伦也有些奇怪,他把手机从耳边拿下来看了看,确认电话已经通了,只是没有人接。什么情况?他嘟囔了一句,同时坐回了桌边儿,碗里的面条还冒着热气,再不吃就要坨到一起了。

    就这样,高雨瞳又错过了温应伦打来的电话。

    高雨瞳的酒品算是很好的,喝多了就只是哭,今天是因为确实太累了,连哭的流程都省掉了,直接进入了睡眠模式。聚会一直持续到了凌晨三点,大伙儿也开心得七七八八,高雨瞳中间也醒了过来,吃了些东西后,和郑怡君两个人各自端着杯子,又开始热衷于灌倒ktv里其他的人,甚至连进来送果盘的服务生都没有放过,硬是让人家喝了一杯才走。

    代驾是ktv帮忙叫的,高雨瞳下巴搭在摇下玻璃的后车窗的下沿,冲其余几个同事挥了挥手,坐在她旁边的郑怡君先说了个地址,两个姑娘家又开始东扯西扯,聊着一些上班时候遇到的事情。

    电话突然响了起来,高雨瞳把手伸进包里摸了好几,才终于掏出来了手机,打来电话的自然是睡了一觉醒来,发现她还没回家的温应伦。

    你在哪儿呢?因为是刚睡醒,温应伦的声音有点儿哑,听起来像是生气了一般。高雨瞳先是傻笑了两声,然后眯着眼睛去看车窗外的风景,报了个街道的名字。

    温应伦皱着眉头反应了一下那个地方,问她干嘛去了,怎么一直不接电话。

    电话高雨瞳并不知道中途发生了什么,这会儿也没脑子去思考,我们聚会来着,刚、刚散,先送同、事回家,我就回来了。

    她说话的语调好像一直带着笑意,口齿还算清晰,只是语速慢了很多,我,我马上就回来,你等一等我。我手机电量告急,最后一句话被电流声淹没了过去,之后就被挂断了。

    高雨瞳丝毫没反应过来,把话说完之后,看对方没有回应,还像模像样地在屏幕上点了一下,把手机收到了包里。一直在听她讲电话的郑怡君向她的方向侧了侧身,笑道:男朋友?催你回家的?

    呵呵,高雨瞳冷笑了两声,借此表达了自己对于这两句话的嗤之以鼻,说好了谁先结婚谁是狗,我宁愿做单身狗,也不交男朋友!

    对!谁先结婚谁是狗!郑怡君转眼就忘记了自己之前提的问题,接上了高雨瞳的话头,田密姐太不够意思了,突然就宣布要结婚?!根本不考虑我们的感受嘛。

    高雨瞳高深莫测地皱着鼻子点了点头:不过她藏的够深的,这都大半年了才告诉咱们,死小孩郑怡君立即接话:而且谁想到参加个年会就能找到结婚对象的,早知道我当时就不推辞了

    你妈又催你了?

    回答高雨瞳的是郑怡君一个实实在在的白眼,话题又被扯到了一边。

    如果说一个女人相当于一百只麻雀,那两个女人加在一起,就是一万只麻雀的感觉,整个车厢内都充满了她们叽叽喳喳的笑声和说话声。

    喂?喂?温应伦对着手机喊了两声,发现没人搭理他,把手机放下来一看,发现电话已经被挂断了,再回拨过去,冰冷的提示音告诉他对方已经关机了。

    温应伦啧了一声,感觉有些头大,虽然她知道高雨瞳喝了酒肯定是不会开车的,但送完同事这车上就只剩她一个人了,作为一个女性,多多少少这是个让人担心的行为。

    他有些无奈地起床用凉水抹了把脸,脱了睡衣换上了长裤和短袖t恤,拿着手机下了楼。因为不知道高雨瞳什么时候能到家,温应伦一路走出了小区,站在路边儿的车库入口处等着。还好现在是盛夏,半夜三、四点的温度也很怡人,小风吹过,他心头焦躁的感觉下去了很多。

    大约等了二十多分钟,温应伦终于看到从远处拐过来了一辆车,看样子好像是高雨瞳的,他眯着眼睛,透过大灯辨认了一下,然后伸出手晃了晃,代驾的司机好像是愣了一下,但还是减缓车速停了下来。

    温应伦直接拉开后门坐了上去,同时拍了拍驾驶的椅背:我给您指路,我是来接我姐的。高雨瞳盯着他看了有十秒钟,才反应过来上车的人是谁,她伸出手想捏温应伦的脸,第一下抓了个空,第二下手落在了他的肩膀上。

    给代驾的师傅指完路的温应伦看着高雨瞳挂着傻笑的脸,又低头看了看自己肩头上的手,无奈地叹了口气,握着手腕把她的手带到了自己脸上:捏吧。

    一副弱小、可怜又委屈的感觉。

    高雨瞳得寸进尺,向温应伦的方向挪了一下,两只手都拍到了他的脸上,毫不客气地一通揉捏,温应伦的脸皮都红了。好在是车位离得并不远,温应伦的脸逃过了一劫,他把高雨瞳的包挂在自己的胳膊上,先下车送走了代驾的司机,然后绕到车的另一边打开了车门:下来吧,我们到家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