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热血耐看的玄幻小说 > 霸权小说 > 魔女的品格 > 第二百二十七章 白天是合法休眠时间

魔女的品格:第二百二十七章 白天是合法休眠时间

小说:魔女的品格作者:哥舒清

    进来吧,我在浴室里。

    温应伦在开门前还考虑了一下要不要捂住眼睛,不过随后立刻反应过来,既然高雨瞳敢让他进去,肯定是没什么问题。

    所以当温应伦看到高雨瞳仍旧坐在浴缸中的背影时,几乎心跳立刻快了一倍的速度不止。

    丰盈的泡泡已经快要漫出浴缸了,高雨瞳的手从满是泡沫的浴缸中钻了出来,指向旁边的小凳子:估计你就快来了,坐吧。

    绕到浴缸的正面温应伦才发现这慢慢一浴缸都是泡沫,而泡沫下面的液体似乎是乳白色的,并不能看到更多。

    一边感到失落,一边又放松了下来,他干脆向后舒服地靠在了椅背上,短暂思考之后开口问到:姐,我们现在在哪儿?

    在诺菲勒一族的城堡里。

    这个我知道,温应伦揉了揉发懵的额头,我的意思是,我们在哪个国家?或者在哪个地区?

    高雨瞳的下巴上也沾上了泡沫,她拨开最近的那一点泡沫后,从下面捧了一捧乳白色的液体洗了一把脸,又抹了一把才张开眼睛看向温应伦。

    我也不知道,他们的城堡就像是一艘在陆地上自由航行的巨轮,除了个别地方,他们那儿都能去。

    那这样的答案显然超出了温应伦的常识认知,所以你也不知道我们在哪儿。

    高雨瞳突然狡黠地笑了一下,伸手将落到眼前的头发撩到了后面,同时身子前倾,水面翻涌了几下之后,她从躺着的变成了趴在浴缸边缘的姿势,挑了细细的眉毛看着温应伦:我当然知道我们在哪儿。

    好吧,温应伦摊了一下手,他好像再问些什么,外面却突然传来了模模糊糊的敲门声,谁?

    相比之下,高雨瞳的表情就要镇定地多,她笑着扭过头把脸颊贴在了手臂上:去开门吧,她应该到了。

    高雨瞳讲述一件事情的方式非常有意思,这大概是跟她异于常人的记忆方法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因为她的一生要比人类的一生长太多,所以她要记住的事情也更多、更丰富,自然需要一种更适合她自己的记忆方式。

    不管讲到什么地方,温应伦发现高雨瞳都会先将周围的环境描述出来,再像添加色彩一般给其中增添上人物和故事,虽然事情很多,不过她的讲述却一直是言简意赅的。

    同时又保留了足够的她希望对方知道的全部的重点,以至于兰德后来都停下了手中的刀叉,津津有味地听着自己曾经历过的这一切。

    包括亚尔福大陆发生的一切,也包括纽特的离开,还有他们坠入镜中世界之前的所有遭遇。

    即使是文森特诺菲勒也忍不住微张着嘴巴将惊异的表情写在了脸上:阿、阿格拉供嗒,你一定是疯了

    高雨瞳挑起一侧的眉毛,似乎对于他这样的评价极不满意似的:可我成功了,我拿到了我想要的,说着,她掏了掏精灵的小宝,在摸到那段手骨时表情明显地笑了一下,随后抽出了手,水晶骨架的,手骨,我们去的时候他正在吃

    碍于现在所处的环境,高雨瞳并没有直接说出来,不过看表情,文森特已经很好地理解了她所要说的内容。

    这真的是太太神奇了

    即使室内的光线因为拉着窗帘的关系而十分昏暗,但这都不足以遮蔽温应伦的眼睛,他发现原本跟人类骨头一样的白色手骨此时却变成了透明的,像是有机玻璃一般,可是感觉上又比玻璃更加通透也更加有质量。

    再结合高雨瞳方才给这手骨所下的定义——水晶骨架,温应伦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将水晶骨架还给高雨瞳,文森特喝了一口杯中的液体,再次开口是激动的小颤音已经消失不见,他又变回了那个将所有事情都掌握其中的文森特诺菲勒。

    接下来呢,你离你的目标还有很远的距离。

    高雨瞳耸了耸肩膀对他所说的话表示赞同,但同时也露出了笑容:总有些容易的对手,比如说她举起两只手比出兔耳的样子举过了自己的头顶,手指往下弯折了两下,那些长毛兔们。

    别开玩笑了文森特跟她做了一样的动作,只是怎么看都和可爱搭不上关系,那些可爱的家伙们,实在是太可爱了

    提起那些长毛兔,文森特简直是气不打一出来,曾经他的庄园内的空间和时间因为某件事情而出现混乱,虽然这场混乱很快平息了下去,但从艾欧斯遗落到这里的五只兔子却成为了诺菲勒一族的心腹大患。

    他们漂亮的花园、精致绝妙的迷宫,最后通通成为了这些兔子的乐园,而且它们繁衍的数量令文森特想在想起来还是一后背的冷汗,他干巴巴地咽了口唾沫:你要是去那儿,我建议你请一个向导,毕竟兔子的巢穴可不是那么好找的。

    当然,高雨瞳终于拿起了今天第一块小面包,一边给上面抹着果酱一边点头,可能我们除了向导还需要在这里休息两天。

    唔文森特表情夸张地皱到一起,又瞬间展开,笑容已经绽放在了脸上,最好多停留几天,后天我们会有一个舞会,没有别人,只有我们

    文森特的眼神滑过温应伦和兰德,最后又落回了高雨瞳的身上:你可以带上他们,宴会是安全的。

    说完,他掩着嘴巴打了个哈欠:我太困了,毕竟我是被从床上叫起来的,那么他站起身点了点头,晚点儿见。

    舒舒服服地洗了一个澡,温应伦从里面出来的时候兰德已经靠在沙发上快睡着了。他走过去碰了几下兰德的肩膀,看它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后指向浴室:去洗澡吧,洗完好好睡一觉。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