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新笔趣阁免费完本小说 > 霸权小说 > 魔女的品格 > 第二百六十章 一家人呆得久了会有痛感

魔女的品格:第二百六十章 一家人呆得久了会有痛感

小说:魔女的品格作者:哥舒清

    被掐住的脖子导致她说话的气息都十分混乱:不是、的咳咳咳我回去找了你,和剩余、剩余的大家一起,我找了

    海伦恶狠狠的样子像是要直接把她的鼻子咬下来一般,她呼出的热气带着一点点海洋生物的腥味,让高雨瞳不得不皱起了眉头。

    你骗人!海伦仍旧在厉声嘶吼着,我被压在石板下面,我一直在等你,在等你扑灭那场大火,在等你挪开压在我身上的重重的石板,可是!我等到了什么?我什么也没有等到!!

    发狂的海伦一把将高雨瞳甩在了地上,毫不留情地一脚踩上了她的脚踝,硬底的高跟鞋狠狠地向下碾压着:你骗了我,骗了所有人,你根本没有回头,也没有找我们。

    我找了,高雨瞳一把拍在她小腿的骨节上,逼着她退开,同时自己站了起来,我找了每一块石板,找了每一个房间,哪怕我知道我可能看到的是更多朋友的尸体,我也去找了!

    提起当年的事情来,容易发疯的可不仅仅是海伦一个人,高雨瞳同样嘶吼着,双手紧紧地攥成了拳头。她能够接受阿伦的死亡和离去,却不代表她可以原谅自己曾经因为心软而犯下的错误,可这同样也不能成为她人诽谤自己的理由。

    高雨瞳用手背蹭了蹭鼻子,目光坚定了起来:海伦,我们之间一定存在某种误会,她试探性地向愤怒的海伦靠近,同时双臂微微展开,关于曾经的那段日子,我们真的应该好好谈一谈。

    谈?海伦的声音虚幻到像是一场梦,她握紧的双手在高雨瞳的声音中渐渐放松了下来,整个人开始显得迷离,连眼帘都有些要睁不开的样子,谈谈什么?

    卡特惊异地坐直了身子,它身上的每一根毛此时都在戒备着,害怕海伦伤害了高雨瞳,也害怕高雨瞳会伤害到海伦。不过现在它发现前者可能是多余的,毕竟能够不通过魔法的手势或咒语,高雨瞳竟然直接试图使用声音,直接催眠另一位魔女。

    更可怕的是,看起来她已经快成功了。

    就在兰德和卡特都觉得可以松下一口气来的时候,海伦的眼神突然凌然了起来,她的右手已肉眼不可见的速度握住了什么,狠狠地刺向了高雨瞳的心脏!

    直到鲜血顺着剑刃留下,那柄看不见的剑才慢慢显露出了它的形状,剑尖甚至已经刺出高雨瞳背后的皮肤十多厘米,而剑上的血槽正在大滴大滴地向下落着血珠。

    海伦的瞳孔似乎也像是被这些血液染红了似的,她瞪大了眼睛,嘴角几乎咧到了耳朵根的位置,夸张的笑声和尖利的惨叫同时从她的喉咙里发了出来。

    你死了?你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终于,亲手,亲手杀了你,哈哈哈哈哈哈!

    兰德只觉得脑子嗡得一声,再也感受不到任何声音,而卡特也被面前的这一幕惊呆了,它全身的毛都竖了起来,却也解释不了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蛛丝先一步垂了下来,兰德颤抖着双手想去握住高雨瞳的胳膊,可是他的手竟然什么都没有摸到,明明眼睛看到的是他的手掌已经穿过了高雨瞳的身体,可实际上,他摸到的只有湿漉漉的空气,还有一滴落在手腕上的血珠子。

    高、高雨瞳?

    兰德猛然拔高了声音,可当它再次伸出手来的时候,掌心下所触及到的,就连幻影都不见了。高雨瞳的躯体就这么在众目睽睽之下,消失地无影无踪,连带着那把将她刺了个对穿的利剑。

    咳咳咳一阵剧烈的咳嗽声将坐在沙发上看书的达西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她连忙转动轮椅想过去看看温应伦怎么样了,比她更快的是原本就站得离床更近的丹。

    他将温应伦服了起来,还没来得及说话,温应伦已经死死的扣住了他的胳膊:高雨瞳,高雨瞳

    她怎么了?你慢慢说!虽然话是这么说,不过达西的语气可一点儿也不像能允许他慢慢说的样子,你发现什么了?

    温应伦干巴巴地咽了口唾沫,干涩的嗓音让在场每个人的耳朵都不怎么舒服,可接下来他们听到的内容恐怕更不让人舒服。

    我刚才,看到高雨瞳了,她、她被一柄剑,刺穿了心脏,那种感觉温应伦收回一只手摁在了自己的心口处,重重地捶打了两下,就好像是我自己的心脏被刺穿了一眼,太痛了咳咳、真的太痛了

    到后来,温应伦的声音里已经带上了哭腔,可更为惨烈的是达西的脸色,她木讷地看了眼温应伦,又看了一眼丹,身子如同一滩烂泥似的,瘫软在了轮椅上。

    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布鲁斯!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她一把攥住了可怜的布鲁斯,将它举到了自己面前:你告诉我你告诉我啊

    无声地哭泣充斥着整个房间,丹皱着眉头死死地盯着达西,希望她能对这件事情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来:你不是做了预知梦吗,为什么不去阻止

    其实,这种话现在说出来没有任何意义,如果达西能够想到阻止的办法,她一定比在场任何一个人都不希望高雨瞳出事儿。布鲁斯从达西的怀中挣脱了出来,跳上了她的肩膀:只是梦到了而已,当务之急是看看高雨瞳到底有没有事儿。

    要怎么看?

    丹和温应伦异口同声地问到。

    高雨瞳又往前站了一步,同时展开双手,示意对方自己手上什么杀伤性武器都不存在:我觉得我们需要谈谈,她的表情甚至称得上是哀伤,墨色的瞳孔内装满的都是海伦的身影,关于你的很多事情。

    谈?相反,海伦的态度反倒有些奇怪,甚至她在看向高雨瞳时,已经毫不掩饰她内心的延误和决绝,你要跟我谈?谈你当年是怎么一时心软,害死了那么多的同胞吗?

    还是谈,你当年为了你那个不长进的小养子,都做了什么对不起我们的事情吗?海伦的咄咄逼人并没有让高雨瞳后退,但她的眉头仍旧皱了起来,张了张嘴,高雨瞳想反驳,却发现自己一个字儿也反驳不了。

    确实,如果不是她一时心软,或许所有的一切都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看到高雨瞳低下头垂下了眼帘,海伦像是获得了什么精神上的巨大胜利一样,她毫不客气地一步迈到了高雨瞳的面前,伸手卡主了她的下颌骨,强迫她抬起头看向自己。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