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求经典完本修真小说 > 霸权小说 > 魔女的品格 > 第四十二章 魔女的谏言

魔女的品格:第四十二章 魔女的谏言

小说:魔女的品格作者:哥舒清

    休息一会儿,我送你去学校啊。

    高雨瞳的声音被他扔在了身后,不过就算没有什么表示,十五分钟后,高雨瞳还是站到了他的房间门口,催促他该去学校了。温应伦正拿着手机躺在床上,不知道在看些什么,他愣了两秒,才从床上坐了起来,跟着高雨瞳出了门。

    小小的行李箱里放了几件儿暖和些的秋装,甚至连这个行李箱都没有塞满,本来高雨瞳说要多拿一些,但温应伦以自己总能回家,寝室没地方放等理由拒绝了。高雨瞳自己也换上了厚衣服,虽然还露着脚踝、手腕,但至少身上看起来已经暖和了很多。

    你生日也快乐,今年想要什么?高雨瞳叫住了准备离开的温应伦,摇下副驾驶位置的窗户,身子向那边侧了侧,问到。挠了挠头,温应伦其实都没感觉马上要到自己的生日了,他的眼睛左右瞟了几下,还是没有想出来。高雨瞳可能看出来了他的为难,摆了摆手:没事儿,你慢慢想,想到了跟我说就成。说完,她又向学校的方向扇动了几下手腕,示意温应伦赶紧进去。

    关上所有的窗户后,车内的空气完全归于平静,什么声音都没有。高雨瞳的车速也开得不快,突然之间她也不想回那个空落落的屋子,她想出去走走,但一时之间又想不到应该去哪儿。

    不知不觉间,她还是把车开到了酒吧一条街,犹豫了半分钟,高雨瞳停好车,步行进了这条休闲的街区,倒不是为了喝酒,只是她现在暂时不想回那个空房子而已。如果高雨瞳能够预料到自己之后会遇到谁,他一定会命令自己立刻、马上向家的方向出发,绝对不会出来!

    顺着送到自己面前的柠檬水看上去,高雨瞳在昏暗的灯光里甚至翻了个白眼,秋力言丝毫不介意的样子,直接在她的对面坐了下来:一个人?歌手清唱的英文歌曲是高雨瞳没听过的,声音不大,她却恨不得现在冲上去直接换成暴躁的摇滚乐,好让她不用去听面前这个人说鬼话。

    对于她的这种不待见,秋力言早有预见,他无所畏惧地笑了笑,同时举起手中的酒杯向高雨瞳示意了一下,不等她回应,自己便抿了一小口后,将杯子放在了桌子上。

    你太紧张那个孩子了,秋白曼的事情我向你保证,那是个意外。

    意外?高雨瞳毫不客气地冷笑了一声,你认为我会相信你?

    不同于圣骑士团和天主教,他们铲除魔女只是为了排除异端,而他们独立个体本身是对魔女这个群里没有什么感觉的。而魔女却因为仇恨的关系,很难正常地去面对任何一个和圣骑士有关系的人,高雨瞳没有直接转身离开,已经算是给他面子了。

    秋力言耸了一下肩膀,表情甚至称得上是无辜,他将左右腿的上下换了一下后,双手交握放在了大腿上,同时向后靠在了椅背上:你不该相信我,但我说的确实是实话。如果要动手,也是我们直接向你动手,那个孩子只是个普通人,我们的教义是不允许我们胡来的。

    他不说这个还好,反复提起温应伦的事情,简直就是在挑衅,高雨瞳闭着眼睛吸了好几口凉气,才把心头的怒火勉强压下去了一些,她睁开眼睛,原本焦糖棕色的瞳孔已经深地仿佛链接着黑洞一般,秋力言还没来得及躲闪,便感觉身体僵硬,连眨眼都无法坐到。

    我,警告你,离温应伦远一点儿,让你的女孩也和他保持一个,不会激怒我的距离,明白吗?

    秋力言像是被迫,又像是自发地,硬着脖子点了点头。魔女的谏言,这种一直被所有圣骑士团成员以为是传说的事情,他竟然真的遇到了。高雨瞳看到他的反应后,冷笑了一声,拎起包直接转身离开了这个清吧。等她走了大概三五分钟,秋力言才找回自己对身体的掌控,他喘了两口粗气后,突然笑了出来:有意思,真的太有意思了,特蕾莎

    离开了的高雨瞳并没有去开车,而是转而走进了旁边一家火锅店,她喝了酒,而且她现在的精神状况不允许她再有大量的消耗,所以她挑选了一个人多一些的地方,想好好休息一下。

    一个人吃火锅对她而言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点完菜后,高雨瞳有些疲惫的向后靠在了椅背上,同时一边儿捏着自己的眉心,一边向两侧活动肩膀。

    那是一种完全不依靠魔药和法阵的,类似于催眠的一种违规操作,因为这会大量消耗魔女的精力和体力,在这之后的一段时间内,甚至她无法集中精力去思考什么。但高雨瞳认为这一次的使用是必须的,至少很长一段时间内,秋力言和他手下的那个小丫头片子,都不会再敢去招惹温应伦了。

    边打游戏边和室友们闲聊的温应伦突然觉得心头一暖,好像有什么东西从心脏扩散开来,直到全身上下、四肢末端。他抿了抿嘴,空出一只手拿过了一边儿充着电的手机,点开微信,发了条语音过去。

    坐在他背后看书的张博文听到,向他的方向转了转头,笑道:你这是关心你姐,还是关心女朋友呢?对于他的调侃,温应伦没有回头,只是微微耸了一下肩,没有接话。

    高雨瞳将语音转化为了文字,很简短的一句话,却让她笑着摇了摇头。

    到家了吗?晚上别乱跑了。

    将刚上来的火锅和六盘笋尖都拍成照片,高雨瞳一边儿笑着一边儿把照片传了过去,然后还敲打了一句话,也发了过去。

    电脑屏幕上水晶炸开的动画已经暂停了,极大的失败二字在上面占据了很重要的位置。可是本就有点儿心不在焉的温应伦这会儿更是没搭理耳机里朋友让继续再来一把的声音,反而把照片放大看了好久,不免苦笑了一下。

    背着你出来吃独食了,让你过过眼瘾。

    看着这句话,温应伦觉得这几天压在心头的重石终于移开了,虽然他至今为止都不知道这几天他自己到底在和高雨瞳闹什么别扭,但至少现在两个人还是如常地说话交流,这对他而言,暂时就足够了。

    回了一个你走的表情包,温应伦放下手机,没有再去看它。

    另一边儿,高雨瞳把一整盘子的笋尖都下到了火锅里,看着锅里咕嘟、咕嘟的锅底,她感觉酒劲儿有一点点上了头,至少神经不再是紧绷着的了。

    相比于周内,周末的时间总是让人感觉过得特别快,温应伦感觉还在家里没怎么呆,高雨瞳便计划着吃完晚饭要送他去学校了。你是不是赶我走喝着排骨汤的温应伦瘪着嘴,看起来委屈极了,把已经吃完东西,正在喝水的高雨瞳给逗乐了:哪儿能啊,你不是马上就放十一的假了吗,到时候再好好在家呆一呆吧。

    说到这个,温应伦突然沉默了一下,高雨瞳偏了偏脑袋,头向右侧倾倒了一点儿,想去看低着头的温应伦的表情,却被他举起的汤碗给盖住了。我和朋友想出去玩。喝完汤,温应伦擦着嘴,闷闷地说到。高雨瞳倒是没弄明白他在不高兴什么,眼睛看了看右侧,又回到了温应伦身上:昂,去呗,票什么的都买了吗?准备去哪儿?

    你不想让我跟你一起过十一吗?

    温应伦总觉得自己有些委屈,但又说不上来具体是什么地方委屈难过了,只能小心翼翼地扯着准备收拾碗筷的高雨瞳的衣摆,晃了晃。高雨瞳停下了脚步,回头看了他一眼,也感觉有些莫名其妙,犹豫了一下,她还是在脸上挂了个浅浅的微笑:不是你说要和朋友出去的嘛,我再留你,就不合适了。

    说完,高雨瞳把碗筷都端进厨房,放在了水池里,挽起袖子准备希望,温应伦突然跟了进来,倚在一边儿的台面边上,直勾勾地盯着高雨瞳。即便看不到他的眼神,高雨瞳还是感觉这样的目光让她有些不适,甚至不免缩了缩脖子。温应伦像是故意的一样,走到了高雨瞳背后,贴着她的肩膀伸出手,见水龙头拧到了热水那一边。

    燃气热水器的声音甚至盖住了他的心跳,温应伦做完这些后只后退了一小步,他看着扎起头发后高雨瞳纤细的后颈,脑子里都在放空。怎么了?洗完手的高雨瞳转过身,被身后的温应伦吓了一跳,抬手直接把没擦干的水弹到了他脸上,想什么呢?

    被惊了个激灵的温应伦抹了一把脸,摇了摇头,转身走到厨房门口,却又突然停了下来,他转过头,看着正在冰箱里找什么的高雨瞳,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拿着巧克力的高雨瞳还以为他也想吃,又倒了两颗巧克力豆出来,捧在手心里,伸到了他面前。温应伦看着面前的这只手,又看了看一脸不明所以的高雨瞳,叹了口气,伸手接过了巧克力豆后,转身走回了自己房间。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