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下载看书免费软件 > 霸权小说 > 魔女的品格 > 第六十章 不该乱动的东西,不要乱动

魔女的品格:第六十章 不该乱动的东西,不要乱动

小说:魔女的品格作者:哥舒清

情绪的宣泄之后,高雨瞳将自己侵入的那个梦境低声说了一遍,在她叙述的过程中,布鲁斯甚至不得不将脑袋钻到自己的翅膀下面,书房不再是温暖的室内,更像是弥漫着白雾的、阴冷的森林。

    达西研磨药材的声音也渐渐消失,只剩下高雨瞳流水般的声音。

    静谧了许久,达西又喝了一口酒,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那你准备怎么办?高雨瞳的右腿搭在坐腿上,双手放在上面,头微微扬起,似乎也在思考这个问题。

在得出结果之前,身后的房门又一次被推开,探头进来的温应伦似乎感觉到了里面不一样的气息,吐了一下舌头:我打扰到你们了吗?    他洗了一把脸,又定了定神才从房间出来,偌大的别墅内只有这一间屋子的门缝内透出微光,所以他才会过来,虽然不知道他们之前的话题在谈论什么,但此时面向他的达西的脸色并不是很好。

不过紧接着站起身走过来的高雨瞳倒是带着浅浅的笑意:收拾好了吗?我还担心你在卫生间又会睡着呢。

温应伦皱了一下鼻子,对她这种不给自己留面子的行为表示了谴责,但还是跟着她一起走了进来。

    意外地,高雨瞳走到桌边儿端起了没有用过的高脚杯,倒了一点点香槟进去,温应伦以为她要自己喝的时候,看着杯中的气泡彻底消退了的高雨瞳却将杯子递到了他手里:尝尝看,可惜我喝不了。

入口时甜腻的白葡萄的味道,温应伦有些奇怪为什么会递酒给自己,不过看着双臂抱胸站在他面前的高雨瞳,他还是把疑问咽了回去。

    只有达西发现了,在倒酒的时候,高雨瞳丢了一块类似于琥珀糖的东西进去到**子里,看来自己的这**酒算是废了,她有些惋惜地举起杯子,遥遥地举起来向温应伦示意了一下,对方也赶忙举了一下杯子,无声的碰杯后,温应伦再次品尝了一口。

    这一次,酒中的酸涩的感觉已经彻底消失了,只留下白葡萄的香味和糖果一般,甜腻的味道。

    梦中,高雨瞳穿上了他从未见过的黑色长裙,坐在殿堂之上,怀里抱着一只黑猫,和他脑海中想象的魔女的形象无限重叠,而殿堂之下的他却无法将脚步挪动分毫,也无法张嘴去说些什么。

他看到一个不曾见过的面孔从极其巨大的门外走了进来,带着外面的暖气和如同碎钻一般的阳光。

高雨瞳伸出手,邀请他到自己的身边儿来。

    两人看起来很熟稔的样子,男子握着她的手,弯下腰,亲吻了她的手背,随后用温应伦听不懂的语言,缠绵地叙述着什么。

这样的情形在他看来无意于一种挑衅,他想逃离,却无能为力。

    床上温应伦挣扎的幅度越来越大,原本平顺的呼吸也发生了变化,高雨瞳想拍醒他,但手在隔着被子接触到他肩膀的时候又停住了。

高雨瞳抿了一下嘴唇,将掌心上移,直至贴合到了他的额上,闭上眼,高雨瞳无声地念了一段咒语,随后溺水一般的感觉席卷而来,但她并没有屏住呼吸,因为这只不过是温应伦保护自己梦境的一种手段而已。

    短暂的坠落感后,高雨瞳看到了温应伦的梦境,他被束缚在一块巨大的水晶中,而殿堂之上的自己,面容更为妖艳,神情也十分容易让人产生绮丽的幻象。

现实中的高雨瞳冷笑了一声,在梦中没有实体的她像是一阵风一般,直接钻入水晶抚摸过了温应伦的脸颊,然后爆发出巨大的能量,将水晶炸裂开来。

    温应伦感觉自己的脸上热流过后,开始有些刺痛,大约是水晶将自己的脸划破了,但他无暇顾及这些,此刻的他只有一个想法,拆开高雨瞳和那个自己不认识的男人。

可是他仅仅向前迈出一步的距离,脚下坚硬的地面已变为了熔岩,下一秒就要将他吞没。

    好在这样可怕的事情最后并没有发生,高雨瞳适时地抱住了他,虽然无法看到,但那种甜腻的味道,是她身上独一无二的。

    睁开眼,他感觉到自己的睫毛碰到了什么,下一秒,覆在他额头上的手便伸向了旁边,床头的小台灯被拉亮,高雨瞳适时地挡在了他的身旁,没有让灯光直接照射到他身上。

    我睡了多久?    温应伦的手从被子里探出来,揉了揉眼睛,这会儿他看到的高雨瞳虽然逆着光,但清晰而真实很多,鬼使神差地,温应伦伸出手,摸了摸高雨瞳的脸,后者倒是没有丝毫惊讶,反而用脸颊蹭了一下他的掌心,似乎是在安抚着他狂乱的心跳。

    高雨瞳笑了一下,眼神里带着意义不明的暖软:大概三个小时,你看,天都黑了。

说着,她直起身子,向旁边让了一下,虽然窗户被窗帘遮住,但还是能感觉到外面的天空已经完全没有了色彩,温应伦撑着床直接坐了起来,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我是怎么过来的?    他有点儿窘迫的样子逗笑了高雨瞳,她重新在床边儿坐下,抬起双臂做了个横抱的姿势,你以为呢?有些轻佻的语气,逗得温应伦的脸立刻红了起来。

高雨瞳方才因为那个梦境弥散在心里的阴霾也消退了一些,她站起身,揉了揉温应伦的头发:起来吧,先洗把脸,我去看看还有没有什么能给你加餐的。

话音落的同时,她的手掌下滑,在温应伦的鼻子上很轻地捏了一下,懒猪。

说完,在温应伦还没反应过来,她踩着拖鞋已经走了出去。

    什么嘛温应伦有些不满地揉了揉自己的鼻子,脸上的笑意和红却怎么都遮不下去。

    走出房间的高雨瞳的脸上已经不再有任何的表情,她移步到书房内,达西正在小石臼中淹没着什么,听到房门响的声音,她抬起头,食指最后一个关节抚了抚脸上的眼镜:怎么样,有结果了吗?虽然从高雨瞳的表情上她已经能猜到七八分,但看着从来游刃有余的高雨瞳气愤地讲述那些人不入流的手段,也是她达西才有的乐趣。

    果然,高雨瞳坐在了桌子的对面,呼吸明显沉重了很多,达西适时地将自己手边儿的香槟递了过去,没想到高雨瞳却摆了摆手拒绝了:一会儿还要开车。

    你们不留下来吗?都这么晚了达西说到后来声音越来越小,她知道不愿意在这里住的肯定不是高雨瞳,但她并没有多说什么,收回手的同时自己喝了一口酒,继续了刚才的话题,那说说你发现了什么吧。

    提到这个,高雨瞳眼底不再是浅浅的疲倦,而是透着一股令人遍体生寒的冷漠:大概是某种暗示吧,就像他们一贯的手段高雨瞳咬了咬后槽牙,才没有让自己在达西面前破口大骂,该死的东西。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