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下载看书免费软件 > 鬼故事 > 少女前线之暗夜归来 > 第35章 黑化

少女前线之暗夜归来:第35章 黑化

小说:少女前线之暗夜归来作者:暗夜行动

    你说什么?什么东窗事发了?副手大声说到,副队长,几分钟前失去了音讯!我慢慢转过头,扶我起来!副手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可是队长,这样的话我们的计划!扶我起来!我大声呵斥到!副手他第一次看到我发如此大的火,只能让那个士兵把我扶了起来,可是我根本站不稳。

    队长,你的腿部有骨折痕迹,刚刚做过手术,恢复需要很久!我直接愣在那,缓缓说出我才找到她,现在又要失去她吗?我真的无法挽救吗?就这样我又被扶回了床上,副手询问了是否开启下一步计划,而我依然看着窗外说到开始,附加寻找她,外加我我低下头陷入了沉思怎么了?我缓缓说出了下言一**可水洗的白色染发剂和机械外骨骼!副手听到这个选项,摇了摇头说到队长,这怕不妥!我回过头说到既然他们要玩恶的!那么以恶治恶!副手听完没说什么敬了个礼出去了,而我则是看着那鲜红的花朵陷入了沉思。

    而新军方正在处理着杨悠她们的,他们不知道的是动到杨悠后,他们会放出一只怎样的野兽!他们也不知道这只野兽将会掀起怎样的波澜,而杨悠正在被几个战士努力带离新军方总部,虽然路上不断有人倒下,万幸的是一个战士最后成功将杨悠带出了新军方总部,开始返程,路上遇到了暗彼部队的搜查部队,这个战士最终也倒下了,只有杨悠被带了回来,杨悠在昏迷之前最后看见的是一个白色头发的人影在她的额上亲了一下,然后便是其离去的影子。

    几小时后,一个新军方哨卡,你说这会这个暗彼部队会不会大乱啊?队长失忆副队长受伤?谁知道,外加这一类事情也不是我们应该关心的!这两个哨兵一边这样聊着天一边看着眼前一片尘埃四起的道路,突然从尘埃中一个穿着黑色外套带着兜帽的声影,因为外套一直遮到了脚踝,其中一个哨兵马上举起枪说的谁?来这里干什么从外套里伸出一只手将兜帽拉了拉,然后寒光一闪,声影出现在了两个哨兵身后,哨兵正要回过头,可是他们的身子却慢慢倒了下去,声影甩了甩刀,就继续往深处走去。

    而新军方总部,依然在料理着宴会上被杀害的暗彼士兵的遗体,正因如此,一通电话铃声,被所有人忽略了,等到发现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两个小时,拨通过去,没有任何回应,等到带人赶到,又过了一个小时,然而除了满地尸体与火焰,什么都没有留下。

    新军方高层震惊了,居然有人敢闯入新军方哨站被发现不撤离还杀完了整个哨站的人,其中一个将军带着几个人进了监控室,里面一具尸体靠在椅子上,一个士兵碰了碰那具尸体,尸体的手滑了下来,顺带掉下了三颗拔了插销的手雷,嘣轰,整个监控室瞬间被爆炸笼罩了,而不远处一个银白色发丝的女生正坐在一辆摩托车上拿着望远镜看着这一切,然后发动摩托车,离开了。

    第二天,在三方集会上,新军方对着格里芬与暗彼部队诉说了这一次袭击,而我却装失忆的样子坐着轮椅被穿着外骨骼的副手推着在哪倾听,我一直在那把玩着一颗子弹,但是听得却十分清楚,克鲁格先生听完问我暗月女士,你现在是暗彼部队的代理指挥官,请问你有什么想法吗?我装作没听见继续把玩,副手摇了摇我,我才装作反应过来的样子说到啊!什么?场上瞬间爆笑起来,克鲁格先生只能再次重复了一遍,我毫不思索的说到这件事不是新军方的事么?而且我只是代替我的闺蜜来倾听,我为什么要做出表态呢?我装作一脸无辜的样子。

    新军方的代表原来猜测我可能只是假装失忆,现在的回答也只是干扰了一些,并没有完全消除,而我则继续说到如果一定要表态的话,我需要联系她,让她决断新军方摆了摆手说到不必劳烦您了,我们可能内部也有问题,这事还是我们自己调查吧!新军方说完看了看我,而我则是在那里装作睡着了,我的副手低头看了看说到不好意思,暗月女士最近学着处理事物学的有点多,而且身体不好,请大家多多见谅说完便将我推离,留下牧笛来继续倾听。

    这时新军方的部分人以为我还是装的,有一部分则是认为我是真失忆了,这场讨论一直延续到了那场战争的开端,那时新军方掀起的波澜,最后还是被勉强镇压,可是暗彼与格里芬都伤亡过半,只能重新合并,现在离这一场战争还有一段时间。

    可是当时的我,只知道会与之破裂,但是结局如何不得而知,离开三方会议室,我依然装睡,等被推到了撤离飞机上,副手拍了拍我,我才睁开眼睛问到差点暴露了!这身份塑造有点问题了!为啥会塑造出闺蜜啊!我坐在轮椅上吐槽到,有什么办法,这也不是计划的一环么?副手只能笑笑,一边安慰我,唉,等牧笛回来吧,拍几个战士去接她,我的话,把我放床上就行了,这样的话至少来查时,不会起疑!    说的也巧,我刚刚被放到床上盖上被子,牧笛与新军方联络人月玉就进来了,看到了我躺在床上的样子,月玉虽然和前次一样愣了一下,可是马上恢复了原样说到月银阁下看来精神还不错啊!是啊,也只能算是不错了,哦,你们先出去吧,不用管我,聊聊天而已我对着副手他们挥了挥手,副手他们也就假装说到好的,那么你有什么事就叫我们副手递过来一个按钮,我接过放在一旁,副手拉着牧笛就出去了,门刚刚关上,月玉就换了一个样子说到月银上次见面是多久之前了    这句话让我莫名其妙的,可是她却很清楚,很久了,你依然没变这是她在说话你不是已经死了吗?月玉这话一出我大致了解了她的部分过去,但是我遇到了他,我可以在他身上活下去她用我的手指了指我,然后我说话了看来你们是老相识了,我不知道你们经历了什么,只是到这时,你们可以说是比那些死去的幸运的多了我承认我不怎么会安慰人,但是这句话还是起到了一定作用是啊,很幸运,只是你啊月玉指着我,但是话估计是对她说的现在要好好注意,银发可不是那么好处理的说完就出去了。

    我忘了当时她的话语,只记得嘴型,现在离两军开战还有一年零六个月!。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